当前位置 首页 日韩剧 《遗憾生物事典》

剧情简介

《遗憾生物事典》 - 遗憾生物事典

猜你喜欢

第六次生物集群灭绝主要是指什么内容

.



求 百鬼夜行中所有妖怪的详细资料。

日本妖怪之——川猿 川猿正如其名,是常年栖息在河川边的猿猴系妖怪,实际上也是属于河童系中的一种,也是两栖类,孩童的身子,不过看上去倒是像个小老头。尽管川猿的外部形态为猴,但其原型却是由擅于迷惑人类的妖狐所化。川猿浑身有一种体臭,不过并不是来自于护理的狐臭,而是应为其特别喜欢吃鱼但一般又不怎么消化尔基亚在体内的鱼尸所散发出来的鱼腥臭。说起来作为妖怪的川猿居然在性格上还非常胆怯,连见着人类也都会害怕,更别提其他的什么妖怪和动物们了。唯一不怕的就是马,而且马只要看到川猿,便会莫名其妙地得病死去。川猿的记性非常好,对于任何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都不会忘记,还会尽力去报恩。 川猿经常出没于静冈县一带,不过在神奈川却被当地的人们认为是现实生活中存在的生物。那里还有一个相模川猿岛,常年有游客慕名来此度假。酒吞童子(しゅてんどうじ),也称酒颠童子或酒天童子,是活跃在平安时代的几大名妖之一。其与九尾狐和大天狗所化的崇德天皇被认为是日本三大最为厉害的妖怪,曾是统领众妖的百鬼之王,大家熟悉的另一位名妖茨木童子其实也正是后来酒吞童子的手下,不过最后却被大将军源赖光所灭。关于其出生的说法有多种,最早有关其所传说的是在丹波的大江山一带,而最为人们所熟知的则是在近江的伊吹山附近。所谓“童子”,本是指在寺院中担任侍奉的少年,但人们出于对鬼神的敬畏,也将神仙侧近的眷属们称作为童子;而根据小说《御伽草子》中的描述,酒吞童子原先则是越后泽山寺中的侍役少年。作为能力强大的妖怪,酒吞童子拥有极为强硕的身躯,身长六米,虎背熊腰,喜欢饮血的他有着血红的面部,近秃的头顶有着几撮凌乱的短发,头有五个犄角,并号称有15只眼睛,穿着个格子织物的外衣,腰间系着野兽皮,当然这是其作为恶鬼的形态,在人间为害时酒吞童子还往往化成有着英俊外表的少年,因此其也被认为是最为帅气和俊俏的妖怪之一。 根据《御伽草子》等小说的记载,原本在越后寺中从侍的小和尚因为其容貌过于俊秀而招来他人的嫉妒和陷害,遂令其逐渐产生恶念,不料这些恶念积累得过深,最终使得其化为了妖怪酒吞童子;而在近江伊吹山的传说中,其本为伊吹山神明之子,但他心中所存的杂念被高僧所察觉,继而被赶出了寺庙,被迫出走的酒吞童子来到了丹波国大江山上纠集了一大帮恶鬼,并以此为据点开始在周边地区作恶生事,烧杀抢掠、而且还会吃下妇女和儿童,在民众中引起相当大的恐慌,酒吞童子的传说也就由此流传开来。袖引小僧(そでひきこぞう),幽灵妖族的一种,常出没于琦玉县附近。“小僧”在日语里不仅指小和尚,更多的时候是“小家伙”的意思,而这里的袖引小僧则是因其常神出鬼没地拉别人的袖子而得名的小妖怪。对于琦玉县来说,袖引小僧之于琦玉几乎就相当于河童之于日本,几乎是无人不知的当地标志性妖怪了,而且很多妖怪名画师和民俗学专家都对他非常偏爱,在很多著作甚至于地方志中都有关于他的记载,例如《川越地方乡土研究》以及柳田国男大师的《妖怪讲义》等。 说道袖引小僧这妖怪,他本身对人类也没有什么害处,也属于爱搞恶作剧的那一类可爱妖怪,特别是对于喜欢穿和服的人来说,在傍晚的偏僻小路上被袖引小僧戏弄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往往这时会突然感到自己的衣服袖子被人在后面拉了一把,但转过头来看却往往没有任何人的踪影,继续再走的话,又会再被拉,转身看,依然没人……反复被如此捉弄几次后,路人都会不由得心生恐慌而害怕起来。其实这都是袖引小僧搞的鬼,他对和服和浴衣都特别感兴趣,所以看到有穿这些衣服的人往往都会上去拉别人的和服袖子一把,然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躲闪掉,看着那些被自己捉弄得在路上疑神疑鬼的人们的慌张表情,他就会觉得有一种很满足的喜悦…… 除了喜欢搞恶作剧外,袖引小僧也是个爱管闲事的妖怪,又经常在比企郡中山村一带出没,而这里傍晚如果有在外玩耍没有回家的小朋友的话,袖引小僧也会从背后强拉着衣袖让他陪自己晚,其实是以此来告诫那些贪玩不回家的小朋友应该早点回家了。而袖引小僧自己,生前其实是个没有多少朋友的寂寞的小孩,死后便成了这个幽灵。 目目连(もくもくれん)出自《今昔百鬼拾遗》,算是一种恐怖的妖怪,经常出现在夜晚。雨夜时分,窗户、推拉门、地板、墙壁上整齐地排列着一大片眼睛,那个景象是多么的骇人啊! 不过目目连针对的都是那些做过亏心事的人,他会夺走他们的眼睛使之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因此对于那些打着邪恶主意的人来说,目目连简直就是正义的化身。 所以,一般来说,遭遇到目目连也没什么可以害怕的,但因为自己一直处于被监视的状态,隐私得不到保证,因此可以在自家门口挂上笼眼来赶走他们。百目(ひゃくめ),顾名思义,全身上下都长满了眼睛,有上百个,属于多目一族,而他的孩子就是恶魔。百目一般在夜间活动,常出没于日本中部地区。要是在夜间遇上路人的话,百目便会从身上飞出一个眼珠,偷偷地跟随在路人背后监视。不过并不是所有的路人都会被百目盯上,百目只盯那些心神不定,做过什么亏心事的人。 至于百目的样子,可谓多种多样,除了怪物、老人等基本形态外,还有的百目以女妖的形象出现。女百目和一般的百目不同,她的眼睛不是漫布在全身,而是垂挂在那延伸到地面的长发上,十分可怖。 其实“百目”本来也是这类多目类妖怪的总称,和百目类相似的多目类妖怪还有百目鬼(どどめき)和目目连(もくもくれん),我们下回再介绍。撒砂婆(砂かけ婆),出生于以奈良为中心的近畿地区,常出没于兵库县的深山。撒砂婆批着一头土黄色的散发,身着白色和服,以沙子作为武器。常常会将沙子撒向别人眼睛,使之失明后进行攻击。 撒砂婆平时还是亲切待人的,但有时也爱搞恶作剧。她会躲在树林深处的神社内,有人路过时她就会突然出现,并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还会把沙子撒向路人的眼睛。但这只是恶作剧,并没有什么恶意。 那么她的沙子又是从哪儿来的呢? 其实撒砂婆的头发里藏满了沙子,一抓一把,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这得益于她的传家之宝——砂太鼓之壶。此外她的指甲内侧还有一条沙管,大多数的沙子都是通过这条管子流出的。 而要是遭遇到紧急情况,撒砂婆也会出手攻击。此时她的头发会根根竖起,并向敌人不断发射沙子攻击。 以前提到过一位“子泣爷”大家不知是否还记得,撒砂婆和子泣爷的关系可不一般,这老俩口都还恶作剧,真个一对活宝顽童~见上入道(みあげにゅうどう),也叫“望上和尚”,常于夜晚出没于小路上。路人在夜间行走时,有时会隐约感到有一个小和尚站在前方,而靠近以后,那小和尚的身影也变得越来越高大……直到变成一个让人不得不仰视的面貌骇人的高大和尚。路人往往因其巨大和丑陋而情不自禁地害怕跌倒,甚至摔死的也大有人在。这种妖怪一直以来被认为是水木大师笔下的虚构形象,但最近据说在新泻县的佐渡岛和爱媛县的宇和岛竟有过目击记录。朱盆(しゅのぼん),此妖妖如其名,有着一张血盆大脸,看着令人毛骨悚然。满脸就像是抹了红漆,眼睛更是血一般的红,前额有一个角,这倒是大多数妖怪的共性,头发像针一样根根竖起。但最为恐怖的还是那张血盆大口,一直裂开到耳根,足以吞下整个人。 朱盆经常出没于福岛县附近,一般会在夜晚现身于路边危害行人。他整个身子几乎就是一张血盆大脸,在月光下显得尤为狰狞恐怖。但令人意外的是他却并非总是害人,据说还能帮那些容易脸红的人克服这种毛病。妖如其名,骨女完全就是一副骷髅模样的女妖,但平时她都披上人皮来伪装自己。曾收录在鸟山石燕大师的《今昔画图续百鬼》中,但其真正故乡却在中国。明朝时的《聊斋志异》、《牡丹灯记》等都对此有记载。日本同时期也流传有《怪谈牡丹灯笼》之类的故事,且当时关于牡丹灯笼的故事几乎同时出现在各地,版本甚多。大致都是讲死去的痴情女鬼提着牡丹灯笼回去与自己生前的恋人相会。在这众多故事中,比较有名的有《伽婢子》、《剪灯夜话》等。 关于骨女的故事,大多数都是指那些生前总是被别人,特别是有权有势者所欺负和侮辱的平民女子,被迫害致死后化为厉鬼,在强大的怨念推动下,骨女回到人世来报仇。她会披上人皮,并把自己打扮成颇有几分姿色的妙龄女子,诱来生前的仇人并杀之。 尽管骨女的杀气和怨念都很重,但她只对那些恶人进行报复,是不会去伤害那些善良的人的。有些骨女情深意重,甚至还会回到生前的爱人身旁。在伟大的爱情作用下,骨女在爱人眼里依然会是生前的模样,但在周围的人看来,便是一堆白骨和一个人依偎在一起,相当可怖。但爱人并不知道骨女其实已经死去,所以只是感到周围投来的目光有些异样而已…… 我们来看一下面的一则关于骨女的故事。 这个故事记录在《百鬼夜行抄中》。相传日本战国时代的某个村子里有两户的人家,这天两名泣不成声的女子正站在门口送别她们的丈夫。其中一家的丈夫是想出门去大城市做生意,另一位则立志做个武士闯荡江湖。两位妻子都明白,这一别真是不知何时再相见,甚至有可能是生离死别,而且就算他二人荣归故里,又是否还要自己这糟糠之妻……怀着离别的伤感与惆怅,她们送走了丈夫。 丈夫走后,相似的境遇使这两名女子渐渐熟识起来,互诉自己的思念与忧愁。由于战乱,再加上心灵上的憔悴与无助,独自操持家业的两名女子一点一点地消瘦下去。原本美丽的容貌也渐渐烙上了岁月的痕迹,但她们依然守着丈夫留下的这个家,强烈的孤独感让她们茶饭不思。有一天武士的妻子找到商人的妻子,觉得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但又不能不管这个家,于是她们商量后决定由武士的妻子出去寻觅丈夫们的踪迹,而商人的妻子则留下来看守家业…… 两位妻子一寻一守,继续着她们的等待。就这样又过去了十年,商人衣锦还乡,但早在九年前他就娶了某官宦人家的大小姐为妻,并一度乐在其中。不过他终于还是明白了,那个娇贵蛮横的大小姐怎能比得上自己的糟糠之妻!他回到这残垣断瓦的破房子里,拥抱着他那骨瘦嶙峋的妻子,激动地热泪盈眶。但这在旁人眼里却是一幅非常怪异的景象,因为商人抱着的实际上只是一堆白骨!其实他的妻子早在数年前饥寒交迫而死,但等待丈夫的意志使她化为骨女,从而得以继续守候着她的丈夫。 武士的妻子更为奇异、凄惨。她为了寻夫出走,却在路上遇到一群蛮横武士,被强暴杀害后弃尸荒野。但同样的意念使她也成了骨女,并扮成歌姬找到了自己的丈夫。原来武士当年出走后,很快就成了某大名的宠臣,手下握有千军万马,虽未再娶,却也时常和那些青楼女子欢歌笑语,早已忘了自己的糟糠之妻。然而这回再次见到自己的妻子后他心中的愧疚自责之情一下子涌了上了,立刻上前拥向自己的妻子。然而在属下看来,却是骇然异常,他们虽在战场上见过尸骨无数,但将军将一具骷髅揽入怀中,还是让他们非常惊讶。但当他们和那骷髅的“眼神”接触后似乎明白了些什么,那天在荒野上的事再次在脑中浮现…… 两位骨女完成了心愿,当他们的丈夫们醒来后,发觉自己身旁的妻子早已不见,却多了一幅冰冷的骸骨……家鸣(やなり),顾名思义,要是你晚上总觉得在自己房间里有一种奇怪的声音的话,吱吱嘎嘎满屋子地响,如果确定不是风声的话,那便是家鸣了。之所以把家鸣归为妖怪,更多还是因为他属于一种虚幻构造出的动物,其实他并不怎么“妖”。更形象地说,家鸣就像是苍蝇,只不过是一种现实中不存在的苍蝇王。不仅其体型比一般的苍蝇要来得大,大到可以让整个房间为之震动,让人惊恐万分,但实际上他却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危害。因此“家鸣”一词后来反而成了心理恐惧的代名词,如日本小说家田节子所著恐怖幻想短篇小说集《家鸣》正是以此为名。不过就外形上来说,家鸣和苍蝇倒是有那么几分相似。涂墙(ぬりかべ),又称“变形墙”,是一个力气很大的妖怪,看起来就如同一面厚厚的墙壁一样,不但柔韧性很好,而且还相当壮实。传言如果在夜晚赶路,前方本来是有路的,但突然有东西像墙一样拦住了你的去路的话,那毫无疑问就是涂墙了。 涂墙虽然沉默寡言,在战斗时却果敢勇猛,他往往把敌人裹进自己身体了,使之不能动弹,并喷射雾气令敌人暂时失明,还可以任意改变身体的大小来挤压被裹在其中的敌人。涂墙的身体可谓是刚柔无常。刚,则如铜墙铁壁般坚实;柔,则如潺潺流水般多变。也正因为这样无定形的状态,其实际的防御力远大于攻击力,因为哪怕在他身上开了几个大空,他还是能像液体般迅速粘黏成原形,毫发无伤。 虽然说涂墙如此了得,但他也不会危害到人类,就算是在走夜路是碰到了涂墙也没什么好怕的,没准他还能成为你的保护神呢!其实当自己面前出现涂墙时,只要用小棒向下轻轻地敲下他的脚,他遍会让路,而且还会沿途保护你哦!猫娘(ねこむすめ),又称猫女,是个有着猫性格的少女。猫娘其实属于“半妖怪”,但是一旦发怒之后就立即会变身。原本是只灵猫,变身前的样子也平凡普通,头顶系着大蝴蝶结,身着红色的围裙,完全一副小女孩的打扮。不过行为举止还是藏不住猫的本性,总是将手向前如同爪子一般蜷缩起来,可谓猫态十足。但也正是因为其会变身,所以就像狼人一样,每每在月圆之夜或看到鼠男发怒的时候,她的眼睛会变成半月状,同时长出整排獠牙,嘴部上下颚裂开一直到耳部,恢复至其原本疯狂的“猫妖”状态。 尽管变身后的猫娘很恐怖,但她一般还是不会加害于人的。不但如此,她还能提前洞察到打算作恶或心存不轨的人,然后出于自己的正义感而去整治他们。桥姬(はしひめ),也叫桥女。虽为女鬼,却有着一张奇丑无比的男人脸。关于桥姬的各种传说相当多,在很多文学作品中也有不同解释。一般民间比较普遍的说法是,桥姬因为面容丑陋得不到自己心爱男人的爱,或是被人夺其所爱,而在桥上投河自杀死后化为妖怪。 古代日本人对自杀方式也很讲究,比如武士等以剖腹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而女子只能以投河的方式去结束生命。因为代表着痴情女子的嫉妒与怨恨,这类妖怪通常也比较恐怖。比如在《明治妖记》中所讲到的桥姬就是这样,因为深爱着自己心爱的男子却不能和他在一起,最后从宇之桥上跳河自杀。化为桥姬后,若晚上有男子从这里经过的花,她就会现身于桥上,用各种方法去诱骗该男子,尔后将他引到河里淹死。不过桥姬的目标不仅仅是男人。妒由心生,若有长得比自己漂亮的女孩子经过这里的话,桥姬也会把她们拉到水中杀害。泥田坊(どろたぼう),较多地分布于北陆一带,这可是被称为劳动能手并经常出没于水田间的妖怪。生前是因为在水田里工作时懒惰而意外丧生的老农夫,一直都过得很贫苦,并花费了一生的时间将荒地开垦为农田。死后虽然变成了妖怪,也不忘与关键时刻突然出现在水田间提醒自己的后代子孙们不要因为务农时的懒惰而重蹈他的覆辙。 泥田坊最明显的特征是原来眉毛下的两只眼睛由于退化而消失,不过其眉间还有只眼睛,类似于三目童子和中国神话中二郎神的天眼;不过后者的都是与生俱来的,而泥田坊的这第三只眼则并不是先天就有的,而是老农夫在妖怪化后才拥有的。在很多关于泥田坊形象的描绘刻画中都不尽相同,虽然比较多的是骨瘦如柴的老和尚形象,但也有一些是以单眼怪兽形象出现,并且还狰狞地伸长着舌头。另外还有种关于泥田坊的说法则是老农夫因重病而丧,以务农为主的家中还有一懒惰的儿子,毕竟生前贫苦的他唯一的家也就是那自己亲手开垦出来的农田,而自己去世后那懒惰放纵的儿子却几乎将农田送于他人之手。为了不让辛苦积累的家业被他所败,死后化为了妖怪泥田坊的老农夫不仅在儿子每每偷懒时出现于水田间,大声吆喝着让他快返回田间去工作,而且还会在月夜只现出瘦黑的上半身在那些最终流落于他人之手的农田之中,不断大呼着“还我田来,还我田来!”小豆秤(あずきはかり)和小豆洗(あずきあらい)及小豆婆、小豆侍(あずきとぎ)等都属于小豆家族。其实小豆是个相当庞大的妖怪族群,相互之间的界定和区别也都没有太严的区分,甚至上面提到的那些妖怪名都还存在相互替用和换用得情况。这样久而久之,他们逐渐向一个统一的概念和印象靠近,基本上目前比较常用小豆洗或小豆婆来作为这个族类的形象代表,虽是不同名称,但都有着一个相同的表述。一般情况下小豆族的出现都是以老婆婆的形象居多。所以小豆婆这个称呼是最为常见的,当然也就常被归为了女性妖怪一类中;而且其常常触摸于河边,不停地同刷子淘洗着红豆,还发出沙沙的生硬,所以也很形象地称作小豆洗。一般人都只能看到其背影,而看不见正面的长相,但也有人偶尔为了去看看其正面而失足跌落到河中,要是不懂水性的话,那就很可能会被淹死,在乡下经常能够碰到这样的情况。也有幸免于难的人,于是小豆族的真面目是老婆婆的秘密便不再是秘密。 尽管在大多数情况下小豆族是好妖怪,不过在京极夏彦和山冈百介等人的作品中却被刻画得相当恐怖,如《巷说百物语》中就以“小豆洗”为开篇故事。第36号妖怪铁鼠(てっそ),最早出自于京极夏彦大师的《铁鼠之槛》,后来于《平家物语》和鸟山石燕的《图画百鬼夜行》中也曾有过记载。这是一种很特别的妖怪,虽然名字是铁鼠,但其本身与铁这样的元素或物质并没有直接的联系。这里的“铁”更多的还是指的是钱和财宝。尽管外形是明显的鼠类,不过却身着一套破旧的僧人的服装,手持一串佛珠,所以铁鼠也属于和尚类的妖怪。这是由于其生前本是滋贺县比睿井寺内的一位高僧,但很不幸被某坏老头富豪所迫害致死,高僧死后的冤魂和怨念集结便华为了妖怪铁鼠,为了报仇而前往之前那位害死他的坏老头的家中去搞破坏,不过仅仅也只是破坏财物和食物。感觉像这样的形象与生前的高僧身份倒不是很符合。不过在民间都普遍认为铁鼠是招财的妖怪,家有一鼠,如有一宝,看见铁鼠的人其财运也会大大提升,所以也就不难理解这“铁鼠”之名。另外,还有人认为,高僧并非被人所害而死,比如还有他因被判朝廷而被处死以及练功走火入魔步入邪道而亡,其魂魄化为铁鼠后回到比睿山区破坏寺内所藏的经文和教典等说法。不过对于提数高僧这种“包袱”的做法,真的很让人匪夷所思其用意为何。哭女,其实音译的话,应该叫“哇”(うわん)。哭女常出没于青森县一带,特别是在其周边地区的一些坟墓、古寺、废墟附近或无人居住的荒屋,只要有人在黄昏的时候经过这里的话,很可能会突然听到背后什么东西发出一声恐怖的“哇”的声音,这其实就是哭女在搞鬼。对于一般人来说,都会对此感到一阵莫名的含义而倍感惊慌,只有那些胆大的人或早已习惯于此的人才会无视于此。 哭女在外形上没有定性,也没有具体特征。她看上去既可以是个年迈的老婆婆,也可以是个可爱的小姑娘,但更多的时候还是身着丧服的怨妇状,其实就是那最经典的披头散发白衣女鬼的形象,但是一般那很难有人看清楚其脸部。而其哭女也被认为是坟场的主人,经常能在夜晚看到她随着鬼火悬浮于空中飘来飘去,远远望去还是挺让人胆战心惊。所幸这些还是普通的哭女,若是那些生前有着极大冤屈,特别是那些哭死的哭女往往是躲在阴暗处,冷不防地出现在路人背后“哇”地大叫一声。当然对于一般有经验的人或是在正常的条件反射下人都会立刻回应一声“哇”。若是反应迟钝或是其他原因而没有回应的话,该人的魂魄立刻就会被哭女给夺走并吸食掉,而且身体也会被她封进棺材里,活埋在乱坟堆之下。海女房(うみにょうぼう),即海夫人。女房在日语里就是老婆的意思。海女房的样子有点类似于西方神话中的人鱼,与日本的神话中人鱼的概念却是完全不同。她常出没于岛根县半岛平田市附近的十六岛,在三陆一带也有关于她的不少传说。海女房的丈夫就是海坊主,但相较而言,海女房的面容,比之他老公要恐怖得多。 海女房是海怪类妖怪,非常喜欢吃鱼,特别是咸鱼,但她自己却不去捕鱼,而专偷渔民们的鱼。渔民们为了不让海女房得逞,经常会用许多大石块压住渔网,然而这些大石块根本难不倒海女房,她总是亲而一举地把它们搬走,取走渔网里的鱼。其力道由此可见一斑。其实她这样做完全是为了自己和海坊主的孩子,据说经常有渔民看到她被着个小宝宝在海边游弋。 海女房还有个特别的地方,即她是两栖类女妖。她的全身都是鳞和蹼,但离开了水就算在陆地上待上好几天也不会死。既然说了海女房,就不能不提她的丈夫海坊主(うみぼうず),俗称海怪。海坊主头上无毛(“坊主”在日语里也有“和尚”的意思,无毛也属正常),身躯庞大,身高达五、六尺左右。当他在暴风雨的海面上骤然现身,的确会让人感到黑压压的恐怖。渔夫们海上作业时最怕碰到的妖怪就是海坊主了,他的出现,通常预示着大难临头。 海坊主最喜欢在天气恶劣的傍晚出来走动。那时,你会看到一个体型硕大的黑和尚挡住去路,其面容模糊不清,但那双闪闪发亮的蓝色妖眼却格外阴森可怖。此时海坊主会向渔民强行索要捕到的鱼,要是给得太少,海坊主一怒之下便吐出黏液或掀翻渔船,渔夫们的下场往往是船毁人亡。 海坊主这个形象比较多的是来源于对海盗的妖魔化,其中比较有名的是经常出没于三陆地区的海座头。青行灯 出自《百鬼夜行》(日),最早的传说是在日本江户时期,据说外貌不一,可是都是非常可怕的鬼怪,他本来不是人,而是地狱的小鬼,常常在冥界门口徘徊,会变成我们熟悉的人的样子教唆人们玩一种叫百鬼灯的游戏,(百鬼灯:就是点100只白蜡烛,然后大家依次讲一个自己经历过的诡异而且恐怖的事情,每讲完一件就吹灭一只蜡烛,而第100个故事都是由主持的人讲,当最后的蜡烛熄灭时,所有参与游戏的人都将被带到地狱)把人拉入鬼门,所以在日本被称为比较危险的妖怪(日本认为鬼是神的分支,所以把好多东西说成妖怪) 具体说,它不是妖怪,而是更想《十日谈》之类的讲故事的行为:日本的怪谈也多半发生在夏夜。日本传统戏剧歌舞伎的故事里,有许多都是源自怪谈的传说,在江户时代(相当于西元一六○三年至一八六七年)还有一种叫做「百物语」的游戏,就是半夜里几个朋友聚在一起,点起许多蜡烛,大家轮流说鬼故事,感受恐怖的气氛。据说,当第一百根蜡烛熄灭时,真正的鬼就会出现……所以往往说故事的人会心里有个警惕,轮到自己说故事的时候,千万不要变成最后一个,因为不知道说完第一百个故事的时候,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所以每次说到第九十九个,就会立即打住,没有人敢再继续说下去,这是一种集体召唤鬼魂的仪式。江户时代的作家,浅井了意所着的《伽婢子就详细地记载了关于「百物语」的由来及玩法,简述如下:在进行「百物语」的游戏之前,参加的人一律身穿青衣,齐聚在同一间暗室里。 在这间暗室隔壁的房间,准备了用蓝色纸糊的行灯,并且添上足够的灯油,然后点燃一百支灯芯并排在一起。行灯的旁边会安置一张小木桌,上头摆着一张镜子。每个人轮流说完一个怪谈后,就必须离开自己的座位摸黑走到隔壁点着行灯的房间里,把一支灯芯吹熄后。接着,从镜中照一下自己的脸才能回到原来的暗室,然后换下一个人。吹熄灯芯的过程中,一样继续说着怪谈,直到说完第九十九个怪谈后,剩下最后一支灯芯,就留着让它继续点着,然后大家继续围坐在一起等待黎明,直到太阳出来了就各自解散回家。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怪谈总是讲到第九十九个就结束,因为当时的人们很迷信这样说法,如果说到第一百个怪谈,就会发生什么怪异的事情,所以谁也不敢去碰触这项禁忌。随着时代的不同,行灯也改为以蜡烛来取代,而且新的游戏规则是,最后一根蜡烛必须吹熄,百物语游戏就变成了恐怖的怪谈会,听说当最后一根蜡烛吹熄的时候,的确是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鸟山石燕所画的「青行灯」收录在《画图百鬼夜行》,正是描绘当时进行百物语的情景,青行灯快要吹灭的时候,许多好玩有趣的妖怪故事正在一群人的口中讲述着,并且有人用文字记录下来,这就是妖怪百物语的由来。呵呵,大家以后要玩这个游戏的话,千万别把第一百个鬼故事讲出来,到时会变成真的呢!座敷童子 座敷童子,妖如其名,外形为孩童身姿,主要出没于东北地方一带,总是寄居于古旧房屋的顶棚。座敷童子是被人们普遍所喜爱的好妖怪,与其将他当作是妖怪,倒不如说他是神明。因为它往往还象征着运气,并影响着家族的财运和兴衰。如果自己家里有座敷童子,那么家族定会兴旺繁盛。但倘若其离开或消失的话,家道便会中落甚至衰败。因此人们不但不敢得罪座敷童子,总是供奉着他。在座敷童子传说最盛行的日本东北地区,人们还为一些无“家”可归的流浪座敷童子修建了不少专门的住所,有的还发展成为旅游胜地,而一些想要请座敷童子入住自己家的人们便会来此参拜。 不过很多家庭有时候几乎都还不知道自己的家中已经幸运地得到了座敷童子的庇佑。其实只要留心观察还是很容易察觉的,毕竟他是一个善良老实的好妖怪。 太多了,懒得贴了。http://tieba.baidu.com/f?z=228327299&ct=335544320&lm=0&sc=0&rn=30&tn=baiduPostBrowser&word=%B2%D4%BA%EF%B4%E5&pn=0 你自己上去看吧,我是在这里找到的。

影片评论



Copyright © 2008-2018